极速快3开奖历史记录

一個湖南人的陜北民歌情結

記“陜北民歌大舞臺”創辦人劉德明


2

分享到

劉德明做演出前的準備工作

秋夜,寧夏大劇院里座無虛席,以陜北民歌為主體的大型情景歌舞劇《黃河歌謠》在西北音樂節上激情首演。這部既保留了陜北民歌原汁原味,又融合現代音樂特點,彰顯出陜北民歌厚重與傳承的原創作品,唱出了母親河的奔騰向前,唱出了陜西大地的欣欣向榮,唱出了新時代的精神風貌,贏得觀眾的喜愛。隨著爆發出一波又一波雷鳴般的掌聲,臺下一位為陜北民歌推陳出新傾盡心血的漢子的淚水奪眶而出。他,就是該劇的出品人之一、“陜北民歌大舞臺”創辦人劉德明。

湖南人的陜北民歌情緣

兩年前,應省音協主席尚飛林之約,我來到西安南門外的“陜北民歌大舞臺”,欣賞由西部歌王王向榮領銜主演的陜北民歌劇《來自祖先的聲音》。聽著原汁原味熟悉的旋律,看著用窗花、窯洞、石碾這些陜北元素裝飾的劇場,我相信這個舞臺一定是陜北哪位煤老板、房老板投資打造的。飛林告訴我,這個全國唯一專唱陜北民歌舞臺的創辦人,是一位土生土長的70后湖南后生。湖南老板投巨資創辦“陜北民歌大舞臺”?我當晚便迫不及待地拜訪了身材敦實、滿臉憨厚的劉德明先生。

劉德明是湖南長沙市東湖鎮人,他的老家離毛澤東故居僅有10公里的路程,從小崇拜毛澤東的他,也對老人家住過13年的神奇陜北十分向往。在生意輾轉深圳、上海等地后落腳到西安,也就有了近距離接觸陜北的機會。2007年,劉德明和在陜西衛視工作的老鄉隔三差五地去陜北采風,半年多走遍20多個縣區,山水文化的厚重與人民淳樸善良的品質,更令他死心塌地愛上陜北,也把生意的重心轉移到了陜北。在陜北秧歌劇《米脂婆姨綏德漢》籌備時,他承接了該劇的燈光音響業務,并為該劇作了四年的保障。其間的2009年,他投資承辦了中國榆林第四屆陜北民歌藝術節,還組織了湖南衛視10多人的策劃團隊,對陜北民歌及潛在的市場進行全方位挖掘與研究,激蕩起把陜北民歌作為產業的強烈意識。

真金白銀搭舞臺

劉德明死心塌地準備在陜北民歌的產業上搏上一把。怎么搏,到哪里搏?心中并沒有譜。他相信“德不孤必有鄰”,果然2012年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與省音協主席尚飛林和西部歌王王向榮相識,初次見面大家就有相見恨晚的感覺,經過研判很快作出把“陜北民歌大舞臺”搭在西安的決定。


3

分享到


《黃河歌謠》演出劇照

說干就干!劉德明放棄了所有的生意,孤注一擲地拿出大部分身家800萬元開始搭建“陜北民歌大舞臺”。從此他吃住在這里,全部生活就是圍繞著陜北民歌。為堅持傳承、傳唱經典,他對歌手提出三大要求和三個不準:要求陜北方言演唱,不準普通話唱;要求真大白嗓子演唱,不準假嗓子假聲;要求必須真唱,不準假唱。還要求必須傳唱經典的、古老的、原生態的和有風格韻味的,就此精心整理了歌手必會的40首經典陜北民歌目錄。他知道只有原汁原味的,才能代表陜北的神奇和歷史的弘大。他還不拘一格地選人用人,挖掘歌手的潛質,培養歌手的與眾不同,形成原生態味道十足但形式各異、特色鮮明的風格。府谷歌手劉美玉由千萬富翁到“千萬負翁”,無論何時都緊縮眉頭,劉德明就給他找問題找方法找定位,最終幫他找回自信。歌手李瑞生喜歡在舞臺上坐著演唱,團隊就專門為他設計。目前,一批批獨具特色、風格各異的歌手正活躍在大舞臺上,他們用心演繹、詮釋陜北民歌的魅力。

艱難前行的大舞臺

做生意難,做文化生意更難。劉德明本想做“陜北民歌大舞臺”是轉型到具有文化氣息的輕松行當,哪知卻是越陷越深。大舞臺運營四年來,知名度不斷提高,卻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還常常陷入無錢發工資,無錢繳納房租、水電費的窘境。為將大舞臺辦下去,他求爺爺告奶奶到處融資,拆東墻補西墻不斷注入資金,目前累計投入到大舞臺上的資金超過1800萬元。有朋友說他傻,搞文化把自己搞成了窮光蛋,有人勸他趕緊離開這個爛攤子,乘著年輕趕緊另辟蹊徑展宏圖。然而秉承著湖南人不甘心不放棄的精神,他很徹底很純粹地在大舞臺上繼續堅持著,哪怕只有一個觀眾,哪怕演出收入不夠水電費,賠錢也要常態演出,沒錢也要培養人才,他相信終有一天通過大舞臺這個平臺,會有一批批歌手成長起來,陜北民歌一定會走向全國,獨特而優秀的地域文化一定會贏得所有人的喜愛。

逆境中,劉德明開拓思維,積極尋找良策,努力挽回經營局面。在推廣傳播、建立有效的消費上,他探索總結全新的發展模式,為開拓市場多次進行調研,竭力要把陜北民歌做成西安旅游的必選項目。通過新媒體以置換的方式,在華東、華南、西南10個省市投放廣告800多萬,投放演出贈券10萬張,從有效數據分析購票的90%來自外省,其中90%又是來自南方游客。看到這么多南方人喜歡陜北民歌,劉德明得到了安慰,也增強了自信。

鳳凰涅槃之《黃河歌謠》

陜北民歌唱了一代又一代,可是除了延安時期和歷朝歷代民間傳唱留存下來的經典作品,在全國鮮見新歌曲新劇目。這就需創立一個可持續經營的模式,創新發展貼合市場的產品。于是,《黃河歌謠》應運而生。全劇呈現了25首經典陜北民歌,歌曲、旋律未變,但采用了最新的技術、最時尚的編配,再用民間歌手情景還原實現最完美的效果,真實演繹黃土高原人民生產生活的真情實感。用最先進的舞臺技術包裝、用最本真的舞臺表演,做符合現代審美的陜北民歌特色演出。

在省委宣傳部、陜西音樂家協會的大力支持和神木文旅的參與下,劉德明和導演王宏帶領創作團隊,開始打磨《黃河歌謠》。按照總策劃尚飛林“要有劇情、有好的舞臺呈現,絕不能回到常規歌舞模式”的要求,他們不斷探索創新模式,王宏導演在手記中說:《黃河歌謠》不單是將一首首民歌簡單或華麗的編配,而是全方位的一次再學習、再傳承、再創造,將近百年陜北民歌的生成和歷史、將傳統結構全新演繹,是革命的回歸和原生態的禮贊,它的意義在于探索陜北民歌的創作理念和技術升華。

劉德明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待《黃河歌謠》,如數家珍般總結出幾大亮點:一是音樂創新上,由中央音樂學院研究生尚家子創作,以作曲家對陜北民歌的深厚理解,在保留原有歌曲旋律不變的前提下,創造性地發展了陜北民歌。其中《雞蛋蛋殼殼點燈》《老祖先留下人愛人》《天上有個神神》等,旋律優美,創造性創新發展。二是在節目編排上,打破以往的晚會式編排和沉重的故事劇情編排,以革命性的創新理念,以情景的方式,回歸歌曲本身的藝術魅力,將一首首陜北民歌像一顆顆珍珠穿成奪目的項鏈。三是在原生態演唱的回歸上,用大舞臺自己的歌手,代表著用人民的歌聲演繹黃土兒女的真情實感,用樸實的舞臺語言演繹人與天與地的生息永恒。

《黃河歌謠》的演出成功,給劉德明增添了無比的信心和前行的動力。他說,“陜北民歌大舞臺”走過了最為艱苦的時期,下一步該如何生存?《黃河歌謠》又該如何走下去?是擺在面前的一個大課題。他將不忘初心,克服任何困難,全力開拓市場,積極開展節目輸出,讓陜北民歌帶著《黃河歌謠》的創新模式,采用市場化手段,力爭走得更遠、傳播得更廣。他堅信,陜北民歌一定會唱響黃土地,唱響神州大地和全世界。

姬曉東

責任編輯:李強
极速快3开奖历史记录 宝马棋牌 爱配资可靠吗 二人斗地主好友私人房 大乐开奖结结果查询 龙虎游戏赢输规则图片 华彩彩票是真的吗 足球比分分析 极速时时计划13458 彩票大小单双中奖秘籍 11选5走势图安徽时时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