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快3开奖历史记录
  • 塵埃之上(2018年第6期)

      四十二歲那年,老林終于結束了光棍生涯,成了一個真正的男人。這個突然的“物理”變化,意外地發生在省城,確切說是在一個城中村的垃圾臺邊上。  破曉時分,村子依然沉睡著,昏黃了一夜的路燈,疲累地探頭探腦...

  • 坎坷人生 高尚情懷

      2017年12月23日下午6時,市文聯原副主席、《塞上柳》主編胡廣深先生在北京與世長辭,享年80歲。噩耗傳來,既令人震驚,更使人遺憾,他不該走得這么早,又這么突然!惋惜之情,難以言表。多少天來,我不由得常常...

  • 化龍日(連載)(2018年第6期)

      上世紀70年代末,我國正處在改革開放的前夜。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的小城鎮從那個時代出發,穿過時空隧道躍入我們的眼目。時間定格在一個冬天的晚上,汽車站候車室公演電影,主人公、少年馬勺要利用看電影的機會去尋...

  • 王宇小小說(2018年第6期)

    鞋匠李  蒼巷如同名字一樣的蒼老,靜靜地橫臥在老街的東頭,青石板鋪路,兩側四合小院鱗次櫛比,浸泡在歲月的長河中,好像從來都沒有改變過自己的容顏。  蒼巷西口有一釘鞋小攤,攤主鞋匠姓李,沒人知道他的名字...

  • 趕 年(2018年第6期)

      趕年大聲罵麻雀,是一個秋天的中午。  一群麻雀在樹上嘰嘰喳喳,一粒屎正好落到他雞爪似的手背上,四處濺開。趕年歪著頭,斜著眼瞪麻雀,撿起一塊石子,拋向樹上,麻雀嘩啦一下飛了。  趕年是一個修鞋的,他...

  • 喜迎親媽(2018年第6期)

      九月底,氣候宜人。紅紅的太陽照耀著,碧空如洗,天地通透。偶爾有一絲白云飄過,美妙如詩。  如今,村里的農民種的莊稼不多,只有黃豆、谷子、少量糜子、洋芋和白菜。這時候,糜子收割了,其他的基本成熟,天...

  • 回娘家(2018年第6期)

    又要離開父母了。 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時候再相聚。坐在車上的那一刻,我笑著和父母作別,笑著讓父母保重身體,笑著讓孩子們和姥姥、姥爺道別。父親和母親帶著滿臉的不舍和眷戀趴在車窗外囑咐我們路上慢點,喊...

  • 故鄉的年味(2018年第6期)

    過了臘月二十三,就真實地觸摸到了歲月的溫度:過年了!馬路邊那一長溜耀眼的紅給整條街道都涂抹上了喜慶的色彩,紅色的燈籠,紅色的對聯,紅色的窗花,紅色的掛飾,把路人的臉都映照成紅色了。還有誰不駐足觀望呢?...

  • 我的柳樹情緣(2018年第6期)

      記得我剛當教師那會兒,地區文聯辦了一份刊物名為《塞上柳》,縣上的文學愛好者聯誼會辦了一份小報名為《黃土》。我對文學談不上愛好,但當時,我的確是這兩份報刊的忠實讀者,至今都很是懷念。這其中緣由,大概...

  • 滿眼風光一片綠(2018年第6期)

    上 篇  2008年夏天,我第一次造訪陜北。從延安下火車,改乘汽車前往米脂縣。沿途所見,除了一字長蛇排開喘著粗氣冒著濃煙的運煤載重大卡車,公路兩邊盡是綿延起伏的七溝八梁。因為無法找到可參照的地理標識,身邊...

  • 一鉤新月天如水(2018年第6期)

    一鉤新月天如水 俞平伯先生說:豐子愷的畫是詩,不可說看,當曰“讀”。  其實,賞畫與讀書一樣,浸潤了讀者的情感與思考,但只這一“讀”,就有了別開生面的貼近與體悟。看畫容易,只用眼睛,是一種視...

  • 綏德這座城(2018年第6期)

    一座山 綏德城四周皆山,這些山都穩穩妥妥呆在自己位置上。唯有一座山不安分,一頭闖入無定河和大理河交匯處,一蹲數千年,成為綏德最早的城郭。 它,就是疏屬山。 疏屬山方圓不足5里,高數...

  • 舊物時光(2018年第6期)

    鐵匠鋪  鐵匠鋪子已經消失了三十多年。  鐵匠鋪位于村子城墻外的北邊一座土埝下邊,是一面窯洞,和村里的飼養室隔壁。熱鬧的時候,打鐵的叮當聲和牛哞哞的叫聲混雜在一起,兩股聲音從各自的窯里傳出來時,那聲音...

  • 我們村兒的女人們(組詩)(2018年第6期)

    巧兒她媽當年,她騎著毛驢身穿桃紅色上衣從李家洼嫁到曹家塔第二天,便走進農業社的田地隊長叭嗒著旱煙吐出一句——這新媳婦比桃花還要紅一晃,如花面容熬成秋后的高梁穗滿臉折皺掛著日月光景的奔波勞累兒女孝順 孫...

  • 高原景象(外一首)(2018年第6期)

    1群山起伏的時候祖先的腳步最接近天空歌聲清澈如鏡子祖先對鏡高歌,祖先如嬰兒住在月亮上,忘記長大大風搖落滿樹的月亮誰第一個住進冬暖夏涼的窯洞鼾聲如雷,響徹在盛產月亮的土地之中多年的寂寞,對誰也不說黃土厚...

  • 九三年的普洱(外四首)(2018年第6期)

    兩個人,我們用二十五年后的一壺水沖開這時間的褐色饋贈,多么精致的一塊,就像用你的五十歲減去我的   三十剩下的那經時光陳釀的已經褪色的   青春此刻,我們一杯接著一杯,你用回憶交換我對未來無邊無際的期...

  • 碧波的詩(2018年第6期)

    回憶母親織布飛流直下的銀河,被她攬在懷里她用那把大梳梳理,梳理出水中的柔云想衣裳時,來她的十指間 連綿起伏她就在云里儲藏,儲藏她心中的陽光這兼有鋼琴和豎琴特點的琴被她彈奏著,彈奏出無聲之聲把一個家反反...

  • 石頭城里的春天(組詩) (2018年第6期)

    骨制口弦琴把勞作一生散了架的牛骨們拾起,一塊、一塊反復打磨將生前最有力的吶喊 刻在最硬的骨頭上,讓曾經的傲骨再一次敞開心扉作為歲月如歌的琴床讓先人們所有的悲歡安睡讓所有逝去的心靈安息然后,傲骨依然挑起...

  • 子洲八景(2018年第6期)

    各地風物名勝以“八景”命名,由來已久。最早傳世的“八景”,應當是沈括《夢溪筆談》所載的“瀟湘八景”。這八景原為宋代著名畫家宋迪所作的山水八圖,經書法家米芾題詩“定名”而傳世,其后為歷代文人所效仿。明清...

  • 別了,毛烏素(2018年第6期)

    剛剛過去的八月二十六日,央視二套《魅力中國城》,李春臨市長率領陣容強大的團隊宣傳《榆林如此多嬌》,同時鄭重地宣布:毛烏素沙漠經過數十年的治理,已經被我們制服了! 這句話不簡單!翻開榆林的歷史,...

极速快3开奖历史记录 ag街头烈战开奖官网 内蒙古时时玩法介绍图 官方最火的捕鱼游戏 排列五复式投注计算器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啊 天津时时官网直播 彩票计划为什么那么准 江苏快3安装 qq手游86怎么赚钱快 捕鱼达人2